蝴蝶朵朵

2020年6月19日 星期五

【打破不可說的魔咒】

許多兒童性侵害的受害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經驗,就是受到侵犯後向自己的照顧者求救後,大人神色嚴肅的警告小孩:「這件事你不能說出去。」姑且不論之後的處理成人是否積極保護兒童及支持兒童的復原,在警告小孩不能說出去的當下,就對小孩造成嚴重的二次傷害。很多人在回憶自己受傷的回憶時,都會指出,照顧者的態度比起侵害本身,更讓自己感覺受傷。

小孩困在一個點:「為什麼我受傷要保持沈默?是否受傷是我的錯?沒有錯為什麼不能說?」成人的問題,除了沒有好好解釋傷害的造成,也沒有解釋「不能說」的顧慮(有些家長解釋起來更災難:「女生會嫁不出去」、「男生遇到這種事會被笑」之類更嚴重的二次創傷)。小孩感覺受傷,還被要求不可說出自己的感受,內心的委屈持續累積,成為長久累積在心中的傷害,成人沒有理解,也沒有處理。

我們當工作坊的講師,幾乎每一場都會有人來告訴我們:「我也是朵朵。」而且很多人成年後是第一次說出來。當中有很多因素,最大的原因是他們第一次感到環境是支持且安全的,在這個機會與氣氛下,他們想釋放內心長久被壓抑的傷害與委屈。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的性侵研究告訴我們,兒童性侵受害者平均要花24年才能第一次說出自己經歷。

「我也是朵朵」成為另一種現象,如同國外的「Me too」運動,人們對兒童性侵害重視且開始討論,只是這個現象始於幸佳慧老師的繪本《蝴蝶朵朵》。

理解朵朵的現象,我們要理解下面的問題:

傷害如何而來?傷害來自一個意圖犯罪的人,利用兒童的脆弱性,利用社會的沉默,利用家長的恐懼,利用機構的疏忽,尋找機會滿足個人的慾望。

傷害如何延續?加害者看見即使犯罪過後,上述的因素也未曾改變,甚至整個社會更為恐懼、更為沈默,罪行得以掩蓋,甚至持續擴張。

成人對性侵的恐懼與不理解,直接或間接成為加害者持續犯罪的有利因素。我們創造了一個對罪行沉默的社會,讓孩子在危機的熔爐中自尋生路。

「不可說」的魔咒深入在孩子的生命中,讓小孩背負著沉重的負擔成長。這樣的魔咒可能早期來自社會對性的恐慌與不理解,成人深怕受害的小孩被社會視為「缺損、壞掉」的人,所以要求受害者保持沉默。這種奇異的「貞操」觀點,甚至會要求受害者與加害者結婚。

很多受害的孩子,感覺自己成長在一個不友善的社會裡,大家對性恐懼,對性侵害更是處在「不可說」的魔咒當中。

我們可以解開這個魔咒嗎?在我們性平教育推動這麼長久的時間裡,我們是否已解開了那些荒謬的貞操觀與性恐慌?我們是否對性侵害仍恐懼不理解不可說?我們是否仍無法直視性侵害的罪行,所以既沒有加害人,也沒有受害人?

每次演講的時候,我都會清楚說明自己受害的經歷,以及成長的困難,思寧則會分析受害者困境的來源以及給予支持的方法。很多受害者告訴我們,他們深受感動,這就是他們長久以來想要的支持與理解,他們長久以來感到委屈不受理解的感受,終於感到釋放。

為什麼幸佳慧老師要寫《蝴蝶朵朵》?就是希望兒童性侵害不再是因為恐懼而不被提起的黑暗角落。我們把繪本帶進學校、帶進家庭就是這個目的。

讓受害者感到沉重的是什麼?就是這個社會對受害者的誤解與委屈,以及不理解而產生的沉默效應。

我們不能以「保護兒童」之名,要求大家對兒童性侵害事件消音,這只會成為沉默效應的幫凶。我作為一個童年性侵受害者,必須忍受三十年的痛苦,才能說出自己的性侵經歷。沒有一個小孩子需要忍耐這樣沉默的痛苦。

受害者要的是這個社會的承接與支持,包含專業的支持。專業的支持與服務裡,最基礎的是保障求助者的隱私,就像醫生對病人的病例有義務保密一樣。但試問有哪個看病的病人不能向人說自己生病?病人家屬不能向人討論病情?只要在尊重病人意願的情況下,病人與家屬談論自己的情況與需求是非常自然且合理的狀況。

隋棠在全台講故事過程裡發現超過二十名以上的受害兒童,她所說的案例可能是這二十多名受害者的集合體,再加以去辨別化的描述。隋棠的身份只是關切小孩的媽媽,她在呈現一個現象:台灣有很多性侵害受害兒童,而且這些傷痛正在持續、大規模的發生,我們需要拿出對策來,制止眼前的傷害繼續發生。希望我們政府能主動關切,及早制定有效的政策因應。

#兒童性侵害
#蝴蝶朵朵
#我也是朵朵
#Metoo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位置,去阻止兒童性侵害發生

身為一個兒童性侵害的倖存者,我感謝隋棠。因為有這樣的力量,社會的關注有機會進入到黑暗的角落。我也肯定屏東縣潘孟安縣長積極處理的態度。我們在共同面對同一個問題:兒童性侵害。

2019年成功大學馮瑞鶯教授對全國國小四年級學生普查,高達9.2%的學童遭遇過性暴力事件,比率之高,遠超過現在已成案的數字。以此數字推想,還有龐大受到性侵害兒童的黑數尚未得到適當幫助。

澳洲在做機構兒童性侵害普查後,發現17000多名受害者,總理就已出面向全國道歉,且對受害者進行全面補償的工作。台灣單2018年就已有超過5000名的兒童性侵害受害者,這個情況可謂非常嚴重,但我們尚未能看見政府有足夠的對策。

隋棠在講故事期間找到超過20名的學童曾遭受性侵害,這是接近實際狀況的數字。還有更多更多的孩子正在等待我們的幫助。

我們在一個關鍵時刻裡,我們每年都有龐大的兒童性侵害的案件,以及尚在等待幫助的孩子們。這件事情,就像疫情一樣,如果我們不關切,只會持續惡化。

隋棠的呼籲,是在帶領我們走向一個正確的方向: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位置,去阻止兒童性侵害持續發生。

那個位置可能是:關心自己及周遭孩子的家長、關心同學的孩子、關心自己班級學生的老師、關心校內安全管理的校長、關心社區安全的鄰里、正面支持、鼓勵受害者復原的社會、傳播正確觀念的講師、積極面對的政府...,無論你在哪個位置上,你都能為保護孩子免於性侵害盡一份力。

有許多家長、老師、NGO希望能發揮自己的影響力,進入班級、進入鄰里,宣導這件事的重要性與急迫性。這份公民的力量,是珍貴的。

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們還在努力,我們還在堅持,我們需要你一起來保護孩子。

#蝴蝶朵朵
#兒童性侵害防治

2020年5月22日 星期五

不只一種犯罪手法:認識兒童性侵犯罪類型

作者:徐思寧

圖片引自 Pexels


兒童性侵害為什麼會發生?為什麼發生在小孩身上?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伴侶身上?

六年前我知道伴侶潔晧童年曾經歷痛苦的性侵與虐待後,我感到難以言喻的哀傷與憤怒。潔晧在回憶起童年經歷後身心都崩潰了。我們把所有力氣和精神,都投放在復原的努力上。

復原的歷程是艱辛的。或許只有走過痛苦的路,才能結束童年以來的痛苦。一切的努力沒有白費。痛苦的時間雖然漫長,但經過這六年的努力,潔晧的身心狀況已趨穩定。他會笑,會感覺到生命的平靜與溫暖。

我見證了一位童年性侵受害者的痛苦,或許更正確應該是說,我陪伴潔晧渡過了漫長又痛苦歷程中的一小段。我不能忘記這份沉重的感覺。我一直聽到心裡的呼喊:為什麼這些殘酷的事情會發生在孩子身上?為什麼?我們可以做什麼阻止這些痛苦發生?

這個問題也是很多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屬的吶喊。不少研究者嘗試解答這個問題。

一直以來,探討兒童性侵如何發生、如何預防的相關研究,主要透過已定罪的性侵案件尋找答案。然而,這些研究都受限於被揭發的兒童性侵案件。我們不能忽略很多童年性侵受害者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並不會在遇到侵害後揭露自己的經歷。

研究指出兒童性侵受害者平均花二十四年才第一次說出自己被侵害的經歷。這些沒有被揭發,沒有進入司法系統的兒童性侵案件,明顯地指出過往討論兒童性侵的論述,只能反映一小部分受害者的困境及侵害類型。(註一)

澳洲皇家調查在2017年發表的兒童性侵調查報告,嘗試堵塞這個兒童性侵防治的漏洞。澳洲政府在2013年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Th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針對在學校、家外安置機構、宗教團體、體育訓練場所、青年感化院等機構發生的兒童性侵進行全國調查。經歷五年調查、57場公聽會、8013場保密面談後,共有6875位倖存者敘述了受害經歷。

受害者的親身陳述,讓我們有機會理解到那些成功避開偵查的兒童性侵加害者之行為模式。受害者的觀點提供了非常珍貴,而且無可取代的洞見。連同嚴謹的機構兒童性侵案件個案研究(case studies)及公聽會多位證人的證詞,提供了更多用力的證據,協助我們理解童年機構性侵受害者的遭遇及困境。

澳洲皇家調查報告指出,兒童性侵的發生是不同因素複雜交互組合的結果。不是任何單一因素釀成了兒童性侵的發生。我們應該理解不同的因素如何構成了兒童性侵發生的「危機」(risk)。而兒童性侵加害者的動機及行為,是兒童性侵害發生的其中一項關鍵危機因素。任何關於兒童性侵預防的討論,均需要深刻的理解及辨認兒童性侵加害者的犯案類型,才能擬訂出有效的兒童保護政策,並提供加害者適合的治療。


【兒童性侵加害者的犯罪類型及犯罪手法】

兒童性侵加害者是型態多樣的群體。學術界嘗試依據兒童性侵加害者的犯罪手法(modus operandi)把他們分類成不同的犯罪類型(typologies)。類型是一種廣泛的分類,協助我們理解人類的行為、特徵與模式(patterns)。犯罪類型幫助我們理解加害者的動機及行為模式,讓我們在眾多且複雜的背景因素中,辨認促使兒童性侵害發生的條件,從而提高兒童保護的敏感度。

澳洲皇家調查報告從眾多兒童性侵受害者及公聽會的證詞,辨認出機構裡發生的兒童性侵害事件中,加害者大致可以分為三大犯罪類型:迷戀型慣犯者(fixated, persistent perpetrators)、機會型犯罪者 (opportunistic perpetrators)及處境型犯罪者 (situational perpetrators)。


迷戀型慣犯者
有研究者稱迷戀型慣犯者為狩獵型犯罪者(predatory perpetrators)(註二)。他們長期對兒童感到性吸引。他們通常是累犯,有多次侵犯兒童的紀錄,而且曾在多個機構犯案。相對其他犯罪類型,迷戀型慣犯者較有可能被診斷為有「戀童」(paedophilic)傾向,並較少擁有符合其年齡的性關係。

部分迷戀型慣犯者會選擇從事可以接觸小孩的職業,並且會積極操控環境、機構內的職員及兒童的主要照顧者,製造性侵兒童的機會。他們較常會運用精心安排的性誘騙手法,引導孩子進入性侵害的關係,但他們也會在未事先策劃的狀況下性侵兒童。

澳洲天主教神父Gerald Ridsdale是迷戀型慣犯者的典型例子。他自1975起四十多年間,性侵了超過一百名兒童。他曾在多個教區犯案,並得到教會信任。受害的兒童大部分受害者均為青春期前的兒童,年齡最小的受害者更只有四歲。(註三)

儘管迷戀型慣犯的犯罪描述非常貼近一般大眾對兒童性侵加害者的刻板印象,但大部分的兒童性侵加害者並不屬於這犯罪類型。


機會型犯罪者
對機會型犯罪者而言,兒童不一定比成人更有性吸引力。加害者比較不迷戀對兒童的性侵害,但他們會利用兒童來滿足自己的性慾。他們控制衝動的能力較弱,也不太在意遵守社交規範。他們對性行為及其他行為的道德後果沒有很在意。他們也可能曾參與過其他犯罪活動。

機會型犯罪者會利用出現的機會侵犯兒童。他們在入職學校或其他兒童機構時,大都沒有計畫或意圖去性侵兒童。不過他們會濫用職權,利用工作賦予他們接觸及照顧兒童及青少年的機會侵犯兒童。

相對其他兒童性侵加害者,機會型犯罪者比較不會主動操控環境來製造性侵兒童的機會。他們也比較少運用性誘騙的技巧。他們也不傾向與受害者建立延伸的關係。這說明了這類型犯罪者利用機會侵犯兒童的犯罪特徵。

澳洲皇家調查報告中有受害者是生病住院時,在醫院被年輕男志工性侵。當時他們在參與醫院安排的遊戲「沙丁魚」(sardines)。這遊戲是捉迷藏的相反版,一人先躲起來,其他人尋找躲起來的人。當有人找到躲起來的人時,他們要靜靜地躲在一起。當越來越多人躲在藏身地點時,便會像沙丁魚一樣擠在一起。在遊戲期間,受害者被一位志工拉到角落,志工告訴她玩這遊戲要非常非常安靜,不能被其他人聽到他們發出任何聲音。然後這位志工開始觸碰她的下體,並用手指插進她的陰道,直到男生自慰射精。(註四)機會型犯罪者利用醫院兒童保護措施的漏洞,乘機性侵了這位受害者。


處境型犯罪者
處境型犯罪者通常對兒童沒有特別的性興趣。他們與其他沒有性侵兒童的男性有類似的性興奮。處境型犯罪者因回應自己生活的環境及「壓力源」(stressors)而促發性侵兒童。這些生活的壓力源包括社會隔離、缺乏正向的成人親密關係、低自尊、不良的適應能力等。

澳洲一位老師在任職期間侵犯了四十多位男學生。他向精神科法醫揭露,他感到「空虛、匱乏、內疚、缺德、懦弱、寂寞、沒有信心」。法醫指他因「害怕被奚落」而無法從男性或女性取得性滿足。(註五)這描述了處境型犯罪者的心理狀態和犯案動機。

處境型犯罪者往往是守法的一群,通常沒有其他犯罪紀錄。加害者可能會把兒童的玩笑、坦誠、膽怯、精力充沛、裸露或不良行為,視為性暗示或性侵的機會。他們可能會運用性誘騙的手段,但也不一定在性侵害發生前誘騙受害者。這類性侵犯罪的受害者往往經歷較長期的侵害,因為加害者通常是利用職權賦予的照顧責任或兒童及青年的信任,從而維持長時間的侵害。


【犯罪類型的限制】
兒童性侵的犯罪類型把加害者多變的犯罪特徵與行為做系統的分類,協助我們理解不同類型的兒童性侵犯罪如何影響性誘騙的手法,例如可能是預謀的,也可能是衝動的。不同的犯罪類型在不同的場域,會產生不同的相互影響,影響加害者侵犯兒童的機會,加害者的行為也會呈現不一樣的信號。

兒童性侵的犯罪類型也有其限制。首先,我們需要知道兒童性侵加害者的犯罪類型並不是互相排斥的概念。加害者的動機及行為可能會符合多於一種的犯罪模式。加害者的行為特徵也可能在不同時間點,呈現不同犯罪類型的元素。

同時,不是所有的兒童性侵加害者都剛好符合上述類別分明的犯罪類型。加害者的行為也可能沒有特定犯罪類型的行為特徵。所以我們不應該使用犯罪類型作為診斷犯罪意圖的工具,也不應使用上述犯罪類型作為預測誰人是否犯罪者的用途。


【利用犯罪類型來擬定性侵防治政策】
各類的犯罪類型呈現了不一樣的性侵動機與環境條件。例如機會型犯罪者通常不會主動創造侵害的機會,他們大概不會投放力氣去營造侵害兒童的環境。初步理解兒童性侵犯罪類型後,「情景犯罪預防」(Situational Crime Prevention, SCP)理論,會協助我們思考如何建基於犯罪類型的行為特徵,擬定更有效及更全面的機構兒童性侵預防及偵測策略。

根據「情景犯罪預防」的觀點,任何牽涉直接接觸的犯罪行為(direct-contact crime)需要三項要素才能發生:具有犯罪傾向者、合適的對象、以及能喝止罪案發生的保衛者缺席。為了減少上述類型的犯罪行為發生,「情景犯罪預防」主張透過有系統的操控潛在加害者及潛在在受害者的周邊環境,積極減低兒童性侵發生的危機。

改變環境及減少犯罪機會的策略,包括:

1)增加犯罪難度
這策略主要是增加兒童性侵加害者犯案需要投放的力氣。針對迷戀型慣犯者,我們可以思考如何改善現有的兒童工作者審查及篩選機制(screening mechanisms),更有效的排除有性侵犯案紀錄的加害者從事兒童相關工作。學校也可限制師生單獨相處或校外私下會面,減少加害者進行性誘騙及犯案的時機。另外,加強對所有學生、家長及老師進行性侵防治教育,能提高校內所有人對性侵的敏感度,讓性侵慣犯難以有機可乘。

2)提升犯罪被發現的機會
不同性侵犯罪類型,均牽涉犯案的地點。若能減少學校或兒童服務機構的隱蔽空間,便可及早發現是否有成人與兒童發生不適當的身體接觸。基本的兒童性侵預防措施例如重新設計學校的環境,排除隱蔽的空間,策略地加裝玻璃、窗戶或閉路電視等,使加害者的行為更容易被發現。

針對機會型犯罪者,機構需要確保所有學生、教職員及家長可以提出申訴,並可以表達疑慮。學校需要為學生及教師提供兒童性侵申訴的培訓,讓他們有能力判斷行為是否已經越界,並知道如何提出申訴。機構擬定並落實執行兒童安全政策(child safe policy),持續監督所有職員的行為,也能減低機會型犯罪者侵犯兒童的機會。

3)降低對犯罪的容忍度
機構建立對性侵零容忍的文化,能支持學生及早揭露性侵的經歷,也能鼓勵職員舉報疑似的個案。針對處境型犯罪者,學校設立明確的教師行為守則、擬定師生社交媒體運用守則、提供師生關係的專業界線及道德決策訓練、新入職教師的導師支持計畫等措施,均能協助界線概念模糊的教師。(註六)


性侵加害者的犯罪手法是多變的。不同類型的兒童性侵犯罪者不論在動機、侵犯行為及犯罪模式均有著不一樣的個人及環境條件。各學校及兒童服務機構在擬定兒童性侵防治措施時,需要全面的思考到各種兒童性侵犯罪類型的加害者在侵害發生前、侵害期間、侵害之後各階段的犯罪行為,進而擬定因應的防範策略。


------------------------------------------------------------
 【延伸閱讀】

不能再掩蓋的罪行,不能再迴避的痛苦 — 澳洲政府如何面對兒童性侵


------------------------------------------------------------
☆ 與孩子共讀《蝴蝶朵朵》,一起預防兒童性侵。


《蝴蝶朵朵》
作者:幸佳慧
繪者:陳潔晧、徐思寧

博客來:https://bit.ly/2GEHaeA
金石堂:https://bit.ly/2UPyTNr
誠品:https://bit.ly/2Gul50P
讀冊:https://bit.ly/2VrVdMM




☆ 聆聽受害者的聲音,學習成為溫柔的大人。


 《不再沉默》
作者:陳潔晧

金石堂:http://goo.gl/mD6gq2
誠品:http://goo.gl/Jvx0ce
讀冊:http://goo.gl/pvf49l
Readmoo(電子書):http://bit.ly/2r9CAuS
udn讀書吧(電子書):http://bit.ly/2oUfmrc

讀冊PDF):http://bit.ly/2qjlBVr

 

------------------------------------------------------------


【註解】

註一: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A brief guide to the final report.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p.5.

註二:O'Leary, P., Koh, E., & Dare, A. (2017). Grooming and child sexual abuse in institutional contexts. Sydney: Report to th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p.13.

註三:ABC. (2019). Gerald Ridsdale victim reaches abuse compensation settlement with Catholic Church. Download from 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9-27/gerald-ridsdale-victim-reaches-settlement-with-catholic-church/11555748.

註四: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Final report: Volume 2, Nature and caus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p.128.

註五: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Final report: Volume 2, Nature and caus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p.129.

註六:有關師生關係的專業界線,請參閱我們在《人本教育札記》367期〈建立師生關係「專業界線」才能預防兒童性誘騙〉及368期〈預防兒童性侵害-從教師的專業界線培訓開始〉的文章。



【參考文獻】

O'Leary, P., Koh, E., & Dare, A. (2017). Grooming and child sexual abuse in institutional contexts. Sydney: Report to th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Final report: Volume 2, Nature and caus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Wurtele, S. K., Mathews, B. & Kenny, M. C. (2019). Keeping students out of harm’s way: Reducing risks of educator sexual misconduct. Journal of Child Sexual Abuse, 28:2, 160-186.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2020年3月號

2020年3月23日 星期一

網路兒童性誘騙:隱藏在數位空間的犯罪行為

作者 / 徐思寧


數位科技(digital technologies)急速發展,網路平台(online platforms)、社交媒體(social media)的普及,不但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模式和距離,為我們生活帶來很多方便,數位空間更成為現今兒童及青少年生活的一部分。兒童及青少年除了透過數位科技取得各種資訊,更會利用各種社交媒體建立他們的人際社交網絡。然而,網路空間及社交媒體的出現,同時也帶來兒童性誘騙及兒童性侵害的新危機。

圖片取自Pexels



【利用網路進行兒童性誘騙】
兒童性誘騙(sexual grooming)是性侵加害者製造機會對兒童進行性侵犯及避免性侵被發現的犯罪手段。兒童性誘騙通常會經歷數個階段:

1)製造機會與兒童及其父母建立友好關係,取得信任;
2)經營情感連結,建立特別關係,並開始孤立孩子;
3)慢慢增加身體觸碰,測試兒童的反應;
4)性化(sexualized)雙方關係,把互動漸漸提升至性侵犯的行為;
5)控制小孩對侵害的事情保密。

過往兒童性誘騙的歷程,加害者需要製造與兒童面對面接觸的機會。隨著網路及智慧電話的普及,這些數位科技已在改變兒童性侵加害人的犯案手段。不少兒童性侵加害者利用智慧電話、電腦以及各種數位媒介,例如電子郵件、簡訊、網路社交平台及網路論壇作為工具,進行「網路兒童性誘騙」(online grooming)。

研究指出「網路兒童性誘騙」的歷程,往往比面對面發生的性誘騙快速(註一)。加害者與兒童之間的「性」對話,很容易在非常短的時間内急速升溫。而網路活動的形式及持續出現新興的應用程式,使偵查及預防兒童性誘騙變得不容易,但在某些情況下,數位互動的紀錄,也成為檢控官對加害者起訴的證據。


「網路兒童性誘騙」普遍經歷以下階段:

快速建立緊密關係
兒童性侵加害者運用通訊應用程式,如臉書、Line、IG、Whatsapp、Twitter等,向兒童及家長持續頻繁的以訊息聯繫,建立親密及信任關係。不少加害者會利用兒童或青少年獨處的時間,與他們線上密集的交換訊息、照片及影片,關注他們的生活,表達關愛的情感,營造與兒童親密及特別的關係。

傳送「性」意涵的照片及訊息
基於大部分社交媒體及網路平台均提供用戶保有隱私的對話、傳送照片及影片、私人即時視訊的功能,促成了加害者進行性誘騙的有利條件。加害者利用這些數位媒體,發送有性暗示的訊息給孩子,大量談論有關「性」的內容。這些具有「性」或「情慾」意涵的短訊,也稱為「情色短訊」(sexting)。加害者以大量的情慾對話或互傳裸照,減少孩子對性的敏感度及抗拒度,把成人與兒童間充滿「性」意涵的互動正常化。

網上或面對面的性互動
加害者慢慢會對目標兒童或青少年施加情感壓力,極力邀約見面,嘗試進一步性化兩人的互動。除了性色短訊,加害者可能會利用社交媒體與兒童交換裸照、引導孩子拍攝色情照片、引導孩子在視訊及直播期間脫衣服、自慰、進行網路性行為(cybersex)、甚至極力邀請孩子「網友見面」,並在見面時引導或強迫孩子發生性行爲。

透過性勒索或情緒操控使受害者保持沉默
數位科技也成為性侵加害者在兒童性誘騙後期,維持受害者保密的工具。加害者可能持續透過社交媒體的訊息,操控受害兒童的情感,引導孩子保密兩人的關係。加害者也可能利用兩人互動期間取得的裸照、色情照片或影片,對受害的孩子甚至他們的家長進行「性勒索」(sextortion)。「性勒索」是指加害人以威脅公開對方的裸照或色情照片,換取更多的色情照片、性互動或金錢等的勒索行爲。

澳洲雪尼一所舞蹈學校的主管大量使用簡訊、臉書的訊息及即時通話,向多位舞蹈中心的學生及家長進行性誘騙。警方找到這位主管與校內一對姐妹及其母親的訊息中,有多達千則的色情訊息、照片及影片。這位母親表示這位主管曾答應栽培她的兩位孩子成為舞蹈之星,要求她拍攝孩子的色情照片及影片給他。舞蹈學校的主管在取得孩子的色情照片後,便以這些照片威脅摧毀這位母親及兩名孩子,要求這位母親傳更多孩子的色情照片給他。


【利用網路變成孩子的熟人】
網路空間大大增加了性侵加害者尋找目標兒童的機會。加害者利用網路匿名、不受地點時間限制的特性,隱藏自己的身份,以虛假的性別、年齡或職業,在不同的網路平台尋找目標兒童,成爲孩子的網友,建立與兒童的信任關係,進行兒童性誘騙。而在真實世界中認識兒童的加害者,則利用各種社交媒體的應用程式,了解目標兒童的生活及喜好,與目標兒童得以快速建立親密互動,並透過簡訊或訊息展開具有「性」意涵的對話,測試兒童的反應。

網路的使用模糊了陌生人及熟人的定義,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使兒童及青少年更難在短時間判斷對方是否可以信任的人。澳洲一位女孩在一場體育活動中認識了一位志工,其後這位志工透過電話及社交平台持續發送訊息給她,並跟她訴說個人婚姻生活遇到的困難。這位志工更邀請女孩出席家庭聚會,介紹她認識自己的兒子。然而,這位志工後來卻性侵了這位女孩。兒童性誘騙是一種利用信任的犯行,加害人利用數位科技,操弄兒童對人的信任。


【哪些線上平台容易隱藏危機?】
澳洲的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2017年發表了一份有關兒童在機構(如學校、教會、育幼院)遇到性侵害的全國調查報告。報告指出以下的數位科技有較高兒童性誘騙的風險:

定位模糊的線上社交平台
越來越多線上社交平台的設計是用作約會或認識伴侶之用,而且部分平台的社交或約會用途界線日益模糊,使兒童及青少年難以辨認不同網路用家之間的行為差異以及背後可能隱藏的危機。

具有私人訊息功能的社交平台及應用程式
現在很多線上遊戲及社交平台,均會提供用家互傳私人訊息的服務。這些平台私人訊息的隱蔽性質,提供潛在的兒童性侵加害者與兒童在線上秘密互動的機會。不少線上平台為了保障用戶的隱私,更提供數據加密的服務,增加了執法部門調查線上兒童性誘騙的困難。

具有線上直播功能的應用程式
具有線上直播的應用程式,讓兒童可以隨時隨地與陌生人、認識的人、群組或一般大眾進行直播或線上面對面的即時互動。不少兒童性侵加害者利用這些平台不受地點限制和匿名的特性,與兒童進行即時接觸,並引導孩子在直播期間與他們進行性互動。


【在學校發生的網路性誘騙】
網路空間及真實世界的界線日趨模糊。學校教職員與學生透過數位媒介溝通越來越普遍。學校內如何預防網路兒童性誘騙,成為保護學生的重要議題。

澳洲皇家委員會在2017年發表的報告同時指出,在學校、教會、體育會等機構場域,以下的因素會增加兒童遇到性誘騙的風險:

課堂後的網路互動機會
例如老師利用網路「學習遊戲」(educational games)的聊天室,跟學生在下課時間繼續跟學生聊天互動,進行網路性誘騙。

教職員公私社交帳號及電子郵件缺乏區隔
學校的老師、教職員、體育教練或志工,不運用學校的官方帳號,而是以私人電子郵件、私人社交媒體帳號,與學生取得聯絡,並進行單對單的聊天互動。澳洲YMCA的一位兒童保育員利用私人電話的社交帳號,與工作期間照顧的孩子取得個人聯繫,並進行網路性誘騙和侵犯了這些小孩。雖然澳洲的YMCA有針對兒童照片、員工運用智慧手機及其他數位科技擬訂相關兒童保護政策,但政策執行不力時,加害者就會有機會找到政策漏洞性侵兒童。

兒童是網路服務的「顧客」
有些教育或補教機構會為兒童提供網路的家教服務(online tutoring)、線上諮詢(online counseling)、線上單對單的語言教育服務。這種線上的學習形式,製造了機會讓成人可持續與兒童在相對封閉的網路空間,不受監控的互動。


【如何保護兒童使用數位科技的安全】
數位科技加速了過往兒童性誘騙的佈局時間,並增加了犯案的隱密性。如何確保兒童在網路世界的安全,已經成為很多家長關心的議題。英國的預防兒童性侵害倡議團體「Stop It Now!」就兒童網路安全向父母提出以下建議:

當你為兒童購買新的電腦、智慧手機、遊戲機或其他數位產品時,詢問該產品是否有保護兒童網路安全的應用程式或軟件可安裝。

根據孩子的年齡和成熟度,考慮把孩子的電腦放在成人可看到螢幕的位置。在孩子年幼時陪伴他們建立安全使用網路的習慣。隨著孩子長大,他們會需要更多的網路私人空間,家長要注意尊重孩子的隱私。

支持孩子享受在網路上探索的時間,同時鼓勵孩子享受網路世界以外的活動,例如跟朋友一起運動、跟家人一起郊遊等。

教導孩子成爲聰明的網路使用者,包括學習判斷網路服務及社交平台是否安全、練習批判網路資訊的可信度、運用不同查證網路資料的方法等。

教導孩子不要在網路上公開自己、家人及朋友的個人資訊,如真實姓名、生日、電話號碼、居住地址、就讀學校等。如果孩子需要註冊個人郵件、聊天室或其他社交平台帳號時,教導他們以暱稱註冊,並確保個人資料不會被平台公開。

提醒孩子要知道網路上認識的「朋友」,真實身份可能與他們所說的不一樣。平日可以跟孩子討論真實世界的朋友與網路朋友聊天時内容的差異。

對孩子的網路世界保持開放及好奇的態度,跟孩子在聊天時討論最近在瀏覽什麼網頁、同學之間玩什麼網路遊戲、現在流行哪些網路平台等。

鼓勵孩子在網路上瀏覽時如果遇到任何奇怪或感覺不舒服的網頁,可以隨時跟你討論。如不小心連結至色情網頁、遇到彈出式視窗的色情廣告、朋友傳來色情照片等狀況,可以隨時告訴你,你願意隨時提供協助。

提醒孩子在網路寄出或發佈的照片及影片後,我們便無法控制這些數位影像的去向,所以對發佈照片或影片的内容要保持謹慎態度。

確保你的孩子理解與網友在真實世界見面的風險,並告訴孩子即管網友說自己是男人、女人或是學生,也不要單獨跟網友見面。


【權利與保護之間的平衡】
雖然我們常常聽到很多關於兒童運用網路所衍生的擔憂或負面問題,但我們不可以忽略兒童及青少年可以上網及運用社交媒體平台,其實為兒童帶來很多正面的改變及益處。例如兒童可以透過數位科技及網路環境進行自主學習、取得各種知識和資訊、建立自己的社交網絡等。網路平台更能幫助兒童取得有關兒童性侵的資訊及專業意見,甚至可以找到安全的途徑揭露性侵的經歷。

兒童可以運用數位媒體已成為兒童權利重要的一環。如何支持兒童運用網路空間及數位媒介,保障他們取得資訊的權利、社交的自由及隱私權,同時保護兒童避免網路的危機中取得平衡,是我們維護兒童權利的一大考驗。


☆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2019年9月號
------------------------------------------------------------
☆ 與孩子共讀《蝴蝶朵朵》,一起預防兒童性侵。


《蝴蝶朵朵》
作者:幸佳慧
繪者:陳潔晧、徐思寧

博客來:https://bit.ly/2GEHaeA
金石堂:https://bit.ly/2UPyTNr
誠品:https://bit.ly/2Gul50P
讀冊:https://bit.ly/2VrVdMM




☆ 聆聽受害者的聲音,學習成為溫柔的大人。

 《不再沉默》
作者:陳潔晧

金石堂:http://goo.gl/mD6gq2
誠品:http://goo.gl/Jvx0ce
讀冊:http://goo.gl/pvf49l
Readmoo(電子書):http://bit.ly/2r9CAuS
udn讀書吧(電子書):http://bit.ly/2oUfmrc

讀冊PDF):http://bit.ly/2qjlBVr



------------------------------------------------------------
【註解】
註一: Whittle, H. C., Hamilton-Giachritsis, C., Beech, A., & Collings, G. (2013).  A review of young people’s vulnerabilities to online grooming. 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 18, 62-70.

【參考文獻】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Final report: Volume 2,  Nature and caus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Final report: Volume 6,  Making institutions child saf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Final report: Volume 13,  School.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Stop It Now! UK & Ireland. (2016). Family safety: A guide for parents to keep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safe from sexual abuse. Download from: https://www.stopitnow.org.uk/files/Family%20Safety%20Pack%20WEB%20JAN16.pdf

Stop It Now! UK & Ireland. (Date Unknown). The Internet and children… What’s the problem? Downloaded from: https://www.parentsprotect.co.uk/files/stop_booklets_the_internet_and_children_whats_the_problem01_14.pdf

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

不能再掩蓋的罪行,不能再迴避的痛苦 — 澳洲政府如何面對兒童性侵

作者/徐思寧

兒童性侵是嚴重的罪行。加害者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在暗處殘害操控小孩的身心。這種讓人憤怒的罪行,卻從來沒有消失。

【被掩埋的過去】

在澳洲,自1980年代起不斷有在學校、宗教組織或安置機構中發生的兒童性侵案件遭到揭發。1989至2016年間,澳洲政府已進行了超過80份兒童性侵的相關調查。

兒童遇到性侵的事情,顯然不是個別機構的單一事件,也不只是發生在過去的悲劇。兒童性侵依然持續在不同場域發生,而過去傷害所帶來的影響依然蔓延至今。

其實早於2004年的調查報告已建議澳洲政府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就兒童性侵作更全面及更高權力的全國調查。

政府卻遲遲沒有行動。

至2012年,澳洲維多利亞省議會就宗教機構內神職人員性侵兒童的事情展開調查。期間,一份警察報告列舉了最少四十名年輕人的自殺與被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有關。而維多利亞省的警察總監(Chief Commissioner)向議會建議把天主教教會妨礙兒童性侵調查的行動視為非法行為。性侵受害者家屬及其他倖存者極力呼籲政府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宗教機構內發生的兒童性侵案件。

天主教教會神父涉嫌性侵兒童的指控不斷。在澳洲新南威爾斯省的一名警官在ABC News的電視節目,親身指控天主教會阻礙警方進行兒童性侵的調查並試圖煙滅證據,他更被高層要求放棄調查,並呼籲政府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

這位警察呼籲,引爆了整個社會累積已久的不滿及憤怒。在各方壓力下,澳洲聯邦政府在電視節目放映的一星期內成立「機構對兒童性侵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Th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調查兒童相關組織(如學校、宗教機構、育幼院、青年感化院、運動俱樂部等)如何處理兒童性侵事件(註一)。  鑑於調查的範疇及所需的專業背景,政府共委任六位不同領域的專家,包括法官、兒童心理學家、前任警察總監、前任參議員等擔任調查委員。

【聆聽受害者的聲音】

澳洲的皇家調查是屬於權力非常高的調查組織,根據〈1902年皇家調查法〉,調查委員會的權限包括可調查警方如何辦理兒童性侵的申訴、調閱任何機構的檔案等,證人給予錯誤或誤導的資訊更會面臨罰則。

聆聽性侵受害者的聲音是調查的首要任務。然而,敘述性侵是非常個人且創傷性的經歷,而傳統公聽會的採證形式,明顯對性侵受害者並不適合。

為了讓受害者可以在保密、友善及支持的環境敘述受害經歷,政府在2013年修訂〈皇家調查法〉(The Royal Commissions Amendment Act 2013),新增「保密面談」(private sessions)的調查機制,讓受害者可自願的在不公開、不用宣誓、不用接受交叉詢問的環境下,向調查員說出自己的故事。

整個調查過程極力的重視性侵受害者的感受與需求。在進行「保密面談」時,受害者可以選擇調查員的性別,可以選擇由朋友陪同出席,也可以申請情緒輔助犬(support dog)的陪伴。

為了支持受害者的復原及避免二次創傷,心理諮詢師會陪伴受害者在保密面談前作前置準備,面談結束後諮詢師會立即提供情緒支持。

除了保密面談,受害者也可選擇以電話、書面陳述(written accounts)及公聽會(public hearing)等形式說出經歷。

這些嚴謹且溫柔的安排,鼓勵了很多受害者說出自己的經歷。調查期間,皇家委員會共接聽了近4萬次民眾的來電,收到2萬5千多封的來信,進行了8013場保密會面,共6875位受害者敘述了受害經歷。出席保密會面的性侵倖存者年紀最大的是93歲,最年幼的是7歲。

皇家調查委員會另接獲992份書面申述,並在全國各地舉辦了57場公聽會,共1302位證人在公聽會作證。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兒童性侵調查規模一覽
接聽42041次民眾來電
收到25964封民眾的書信
進行8013場保密面談
舉辦57場公聽會
聘請700名以上工作人員
耗費澳幣3億4千多萬



【嚴謹的研究計畫及大量諮詢公眾的政策討論】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另委託專家學者進行全面的研究計畫,針對兒童性侵的成因、預防、辨認、受害者的復原與支持需求、機構及政府該如何處理兒童性侵等面向,提出了八個研究範疇。研究計畫所整理的資料及發現,為調查提供穩健詳盡的背景資料與知識基礎。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的研究範疇
為何兒童性侵會在機構發生?
如何預防在機構發生的兒童性侵?
如何有效的辨認兒童性侵?
發生兒童性侵時,機構應如何處理?
政府及法定機關應如何處理兒童性侵?
受害者/倖存者及他們的家庭需要怎樣的治療及支持?
研究中關注的機構之歷史?
我們如何確保皇家調查委員會可帶來正面的影響?


皇家調查委員會就委託的研究設定了嚴謹的品質審查機制,委託的研究需經過調查委員會內部專家的初步內容審查、兩位獨立研究員作雙盲評審(double-blind peer review),以及最後由委任教授進行的編輯評審。

研究計畫最後共出版59份研究報告。其中四份報告的研究者更以兒童及青年的想法和建議為核心,探討兒童及青年對安全的想法以及探討兒童認為機構該怎樣做才讓他們感到安全。

為了提出有效及可實行的的政策建議,皇家調查委員會共舉辦了35場圓桌會議(roundtables)、44場社區論壇(community forums)、6場兒童及青年的諮詢會,以及收到1388份由不同組織及個人遞交的議題及政策諮詢回應文件。皇家調查委員會透過大量諮詢倖存者、公眾、學者、政策專家、政府代表、非政府組織代及倡議團體的意見,讓社會不同群眾的意見得到聆聽,並影響改革的方向。

【調查結果】

「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進行了五年,聘請超過700名員工,耗費    澳幣3億4千多萬 (約台幣75億元),在2017年12月發表了最終調查報告(註二)。調查報告共17巨冊。討論宗教機構的第16冊頁數更多達2537頁。連同較早前三份關注補償、司法及不適任教育人員的報告,「皇家調查委員會」向澳洲人民交出了「沉重」的控訴。

調查委員會的最終報告顯示,調查中:
  • 受害人數:超過1萬7千名
  • 受害年代:1950年代前-2000年後
  • 受害人性別:男性佔64.3%
  • 首次受害年齡:51.5%發生在10-14歲;31.1%發生在5-9歲(圖1)
  • 受害時間:平均持續2.2年
  • 36.6%的受害者被不只一位加害者侵犯
  • 受害者平均花24年才首次說出受害經歷
  • 轉介了2575件案件予警方作進一步調查

圖1:澳洲皇家調查中性侵受害者首次被性侵的年齡


有關加害者,研究顯示:
  • 93.8%的加害者為男性
  • 83.8%的加害者為成人
  • 性侵加害人:32.2%為神職人員;30.1%為學校教師,13.7%為安置機構保育員
澳洲皇家調查中機構兒童性侵加害者的身份

神職人員學校教師安置機構保育員寄養父母寄宿學校舍監監護人員助理醫護人員志工青年團體領袖體育教練親人出現在機構的成人陌生人警官教會領袖社工日間照顧者課後照顧者其他/不明
%32.230.113.711.36.15.94.13.832.72.22.110.80.70.40.30.20.130.1


有關受害地點,研究顯示:
  • 超過4000個機構被指控曾發生兒童性侵事件
  • 性侵地點:41.6%在家外安置機構;31.8%在學校;14.5%在宗教團體(圖2)
圖2:機構兒童性侵發生的地點

當時的澳洲總理麥肯·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表示,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揭露了兒童性侵問題是「國家悲劇」。這些數字讓大眾深刻認知兒童性侵廣泛的存在,而現存的體制明顯不足以預防及發現這些對兒童的傷害。


【建議與全國性道歉】

皇家調查委員會提出了409項建議,讓所有不同類型的兒童機構可以更有效的預防、辨認、處理及舉報兒童性侵。當中包括:

- 成立「兒童安全國家辦公室」(National Office for Child Safety),推廣預防兒童性侵國家政策(註三)。

成立「全國補償方案」(National Redress Scheme),給予每名受害者澳元$200,000-$10,000補償(約台幣440萬-22萬元)及提供終生的心理諮商輔導服務,支持受害者復原(註四)。

- 在全國推廣及落實「兒童安全機構全國原則」(National Principles for Child Safe Organisations),讓兒童機構成為安全的場所,減少兒童及青年未來在機構遇到傷害的可能。

在皇家調查委會會完成調查報告的10個月後,澳洲政府在2018年10月22日就機構兒童性侵,向受害者及相關家庭發表全國性道歉。

【兒童性侵的調查年代】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結果讓我們看見過去的傷痛,同時提醒我們要積極預防未來的傷害。這調查以嚴肅及認真的態度,調查受害者提出的指控,同時展示了如何真誠且溫柔的聆聽性侵受害者的態度。

針對兒童性侵的全國性調查已經是一項全球的趨勢,紐西蘭、英國及愛爾蘭等國家也正進行全國性的兒童性侵調查。

這跨文化、跨世代的創傷,什麼時候才可以終止?在我們成長的土地上,我們又願意做什麼去確保過去發生的傷害不會再次發生?


☆本文刊登在《人本教育札記》2019年6月號

----------------------------------------
☆與孩子共讀《蝴蝶朵朵》,一起預防兒童性侵。

《蝴蝶朵朵》
作者:幸佳慧
繪者:陳潔晧、徐思寧


博客來:https://bit.ly/2GEHaeA
金石堂:https://bit.ly/2UPyTNr
誠品:https://bit.ly/2Gul50P
讀冊:https://bit.ly/2VrVdMM





----------------------------------------

註一:「機構對兒童性侵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的官方網頁:
https://www.childabuseroyalcommission.gov.au/
註二:澳幣$1=台幣$22
註三: 澳洲政府在2018年7月1日已成立「兒童安全國家辦公室」;官方網頁:
https://pmc.gov.au/domestic-policy/national-office-child-safety
註四:補償金額後來調整為最高澳元$150,000(約台幣330萬元);終生的心理諮商輔導服務則改為每人十年內上限澳元$5000(約台幣11萬元)的諮商服務。「全國補償方案」的官方網頁:https://www.nationalredress.gov.au/

 

2019年4月15日 星期一

校園性犯罪

昨天參與人本辦的「面對校園性犯罪之台日經驗交流」研討會,有許多深刻啟發。

在澳洲兒童性侵皇家調查報告已知的案例裡,有許多曾被申訴有性侵害疑慮的教師,為掩蓋自己的罪行,而在不同學校間不斷調職。最後在皇家委員會介入,調查出教師性侵學生的行為,犯行多年,受害者可能高達二、三十人。

這樣的情形,在日本、台灣也都在發生。

一個加害者,無數個受害者,以及二、三十年的姑息與犯案機會。一切可能從加害者第一次犯案時就可以阻止的事,為何做不到?

所以,研討會中就會舉到某些例子,是台灣發生已久,且尚未適當處理的狀況:
校長A問校長B:「你知道從你學校調來的老師有問題嗎?(即有性侵或性騷擾學生之疑慮)」
校長B:「知道。」
校長A:「知道你為什麼沒跟我講?」
校長B:「跟你講,你就不會讓他調過來了。」

校園兒童性侵的加害者就是這樣流竄在校園之間的。而這樣的老師可以教學長達二、三十年,有些甚至可以退休。即使被強迫離開公立學校職場,也繼續流竄在其他兒童服務機構裡面,例如私立學校、補習班、幼稚園、育幼院等。

你可以想像,自己的小孩在剛入學的時候,就成為一個兒童性侵害累犯的目標嗎?或者有老師每年都和學生「談戀愛」,或屢遭投訴性騷擾,其他老師卻視若無睹嗎?

明知有性侵疑慮的老師,學校卻無法適當調查或解聘,這個問題究竟是怎麼來的?

以下幾點可以思考:

1. 性平法有通報的法則卻無罰則(2018年已修改)。
無罰則的後果,就是讓基於各種動機想和諧的校長有機會掩蓋,卻無需被追究責任。
2009年監察院彈劾花蓮未依法通報性侵事件的兩位校長和一位主任。隔年,全國性平通報量暴增。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這是人性,沒有後果,就容易逃避責任。

2. 校長未意識自己的責任。
很多校長把校園性侵事件當成公關危機,是一個根本的錯誤。
校園性侵是兒童安全危機,絕對不是公關事件。
將性侵事件當成學校名譽事件處理,使校長和加害者變成利益一致的共犯結構。
像是一個應該在交通事故現場管理安全、保全現場的警察,卻一直在現場掩滅證據、打壓證人一樣。
我所聽過最惡劣的說法,就是:「讓校園回歸平靜。」
真相沒有調查就要和諧,簡言之任何檢舉問題行為的人,就是讓擾亂校園平靜的人。
對受害者而言,是嚴重的二次傷害及抹黑。

在《沈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事件簿》第四個故事〈記憶的光〉,台中某國小H校長就出現輕報事件與掩滅加害者犯案證據的問題。這些人因法的問題,而躲過了罰則。現在未通報與滅證的校內人員,都面臨免職的處罰(<性別平等教育法>第36條之一)。

但這樣的處罰夠嗎?
這些人嚴重背叛社會對其照顧、保護兒童責任的託付,與加害者共謀。
隱匿刑事案件、毀滅刑事案件證據是嚴重的犯行。

只是免職是可以的嗎?大家可以一起思考看看。

3. 調查過程

調查事實是一種專業能力,社會通常交給警察、檢察官來執行,但性侵害發生在學校,我們交給老師和性平委員來執行。性平委員受過多少專業訓練?我們可以在性平報告裡面看到各種千奇百怪、不合邏輯的調查,例如不詢問受害者,卻只詢問受害者家長。被調查的老師承認性騷擾行為事實,調查結果卻不認定有性騷擾。老師親吻學生,調查小組卻認定「只是洋派作風」,沒有構成性騷擾。

報告裡充滿著不適當的提問、過程與結論,但更恐怖的是,法院是有可能引用這份報告的。如果原本有透過適當調查,得出一個可靠事實的可能性,卻因為調查者缺乏調查能力而喪失機會,甚至被法院引用,對提出申訴的受害者及被申訴的對象,難道不都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嗎?

席間龜井明子女士(日本「防止校園性騷擾全國網絡(SSHP)」創辦人)談到美國德州的經驗,在調查期間受調查者是停職停薪的,為的是保護學生安全,直到調查結束。若沒有性侵或性騷擾的事實,老師就可復職,且薪資從停職那天補發。這是日本和台灣都可學習的方向。

4. 校內性平委員是否有利益衝突?

日本《被隱匿的校園性犯罪》作者池谷孝司先生告訴我們,日本現在最重視的是校園霸凌導致學生自殺的事件,社會有聲音要求成立第三方獨立團體進入校園調查,但也出現即使第三方獨立團體進入校園調查後,依然認定校園內沒有發生霸凌事件,學校與自殺事件無關的結論。被家長嚴重抗議後,又重組新的獨立調查團體進入校內調查,這次就認定有霸凌事件,且與學生自殺有關。

這個現象告訴我們,調查校園內的性侵或霸凌,重點不光在沒有利益衝突的第三方獨立調查,更重要的是調查團體必須以受害者立場出發,才能呈現受害者在校園內所遭遇的困境。

池谷先生也以他記者訪談加害人的經驗告訴我們,第一次調查問加害人的問題最重要,若第一次調查沒問到關鍵,之後的調查會很不容易。

回到台灣,性平委員過半是校內委員,且是校長指派。校長與校內委員都認識被指控的老師,這之間難道沒有利益衝突嗎?

前述的H校長的案子,加害人是H校長的乾兒子,但校長在調查期間也並未迴避這層利害關係。

我們在研討會看到不少性平報告裡出現許多自相矛盾的調查結果:沒有性騷擾行為,但被申訴者應接受性平輔導。或是有記過,但沒有犯行。沒有犯行,為何要接受輔導?有犯行的人才需要接受輔導和記過。難道性平小組可以任意要求別人接受輔導和記過嗎?

若性平委員多數都是校內教職員,很有可能出現利益衝突,或是為了學校名譽優先,而做出模糊不清的調查與結論。

6. 是戀愛還是性侵

這是最難處理的部份。

先講一個案例,教師鎖定自己班上外宿的十六歲學生,強暴她之後,再以兩人是戀愛關係來面對質疑。

強暴案本身就不易舉證,脆弱與沒有社會支持的青少年就更難懂得保護自己和保存證據。
很多狼師就是鑽這個漏洞,專找十六歲以上的學生下手。

若以未滿十六歲的情況來說,我們可以直接使用刑法二二七條,與未成年人性交加重處罰。
但就是有犯下強暴犯行的教師,利用十六歲以上、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的性自主權來為自己的罪行開脫。

若要告這樣的狼師利用權勢性交或猥褻罪(刑二二八條)則要證明其利用權勢,違反學生性自主意願。這是很不容易證明的。最後容易落入各執一詞的狀況。

在澳洲大部分行政區,若為十六至十八歲未成年人之照顧或權力在其上者(如老師、照顧者、寄養父母、監護人、醫護人員、神職人員、雇主、社工、諮商師、警察),與照顧的對象發生性關係是犯法的。這是為了解決長期以來,有教師培養學生作為自己性侵害對象的現象。這是值得參考的方向。
 

----------------------------------------
☆與孩子共讀《蝴蝶朵朵》,一起預防兒童性侵。

《蝴蝶朵朵》
作者:幸佳慧
繪者:陳潔晧、徐思寧


博客來:https://bit.ly/2GEHaeA
金石堂:https://bit.ly/2UPyTNr
誠品:https://bit.ly/2Gul50P
讀冊:https://bit.ly/2VrVdMM

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

【It's Time】


Imagine Dragons主唱Dan Reynolds在2018 LoveLoud 音樂節支持年輕的LGBTQ族群。
演唱會募得超過100萬美金捐給 LGBTQ慈善團體。

他所說的所有內容,也適用在此次台灣的平權公投裡。

Apple的CEO Tim Cook這樣介紹他們 : (0:08)(https://reurl.cc/R6EeG)
“(Imagine Dragons is) A band always stands what they believe.”

Dan Reynolds 在演唱會上這樣說(8:07)(https://reurl.cc/v54p1) :
“I wish, I wish, I wish, I wish ! I wish you could understand.
I wish you see how much we care about you, how much we love you, how much we support you, how much we stand with you.
I hope it’s tonight, and it’s today you know , YOU KNOW that your sexuality is pure, and it’s true, and it’s clean. I hope that you know your are needed, we need you.”

“We must change our culture. We must change the way we see each other.
I know this culture. I was raised in this world, I knew it.”

“You love, you don’t need to tell someone how to love. You just LOVE, that’s it.

“I accept you, I see you, I stand with you, I FIGHT with you to the end. I will fight with you.

“We can create change, show the rest of world the change happen here.
This is beginning of change.”

聽著他激情的演說是會落淚的。我多希望我的成長歷程裡有人會對我說:"I FIGHT with you to the end. "

猶他州因宗教的關係,年輕LGBTQ族群的自殺率比其他地方高8倍。這也是在猶他州長大的Dan Reynolds要站出來的主要原因。積極擁抱LGBTQ的孩子們,改變我們的文化。

Dan Reynolds 之後也在twitter上表示(https://reurl.cc/zb4Op):
“celebrate our diversity. embrace our LGBTQ youth. to “accept” does not simply mean to “love” - it means you give true validity and fully embrace and support diverse sexual orientations and do not see ones sexuality as “incorrect” or “sinful”. love is an empty word otherwise.”

We must change, 11/24公投13,14,15請投贊成,10,11,12不贊成。